• 文山州官方门户客户端

  • “学习强国”文山州学习平台

  • 文山发布微信公众号

  •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用人神魔三性剖析女性人物形象

    发布时间:2021-12-27 10:59:43  

    ——读《太阳转身》有感

    笔者读《太阳转身》这本书的时候,跟着书中卓世民一波三折的命运,心情也随之跌宕起伏。最后,当卓世民用牺牲自己完成了对生命的洗礼时,笔者似乎也被这种伟大的荣光涤净蒙尘的灵魂。这个人物联通了作者与读者的灵魂,进而实现共鸣、共情。卓世民在这本书中,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一座精神的丰碑,他的光环遮挡了书中其他小人物,使书中的其他人物碎片化,进而,被读者所忽视,在生活中亦然如此。故而,笔者将以人、神、魔三性分析书中的女性人物形象,来关照“女性”这个柔弱的团体。

    《太阳转身》书中的女人们或可爱、或可怜、或可恨,都是作家范稳在作品中对现实人生的一种映射。当笔者以同理心阅读作品时,就已疼得无法呼吸,直至久久难以入眠,为她们的遭遇疼痛,也被她们的善良所牵引,更为她们的执着慨叹。所以,当在书中遇到这个灵魂的医者卓婉玉之后,笔者就忍不住化身为书中的她,与她一起游走在群山之间,和侬建光、韦小香一次次进行月下对话,和林芳谈她的人生之痛。以生命的深度伤怀,匍匐在那片贫穷又温柔的土地上,与书中的人物一起历经千难万险、劫后重生,重回精神的伊甸园。

    人性的韦小香心中有一份坚守

    书中的壮家女儿韦小香,作为生存在最底层的女性人物是坚毅、执着、单纯,没有被无情的生活打垮。她是生活在汤谷寨的农家女孩,一生可以选择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农妇,在乡野之间守着父母、丈夫和孩子,插秧、砍柴、挖路……平平淡淡、安安稳稳过一生。可是,有了初中文化的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与她的乡土撕裂开来,所以她是要为她后来的一切遭遇负责。

    韦小香的人生被一次次推向风口时,脆弱、娇小、温柔的她,像一个折翼的天使,对于生活中所有的苦,韦小香只有往肚子里咽,没有任何反抗,让笔者“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种缄默,是源于她的温柔善良,也是源于她身上的女性意识还未觉醒所造成的,更是源于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的一种错位对接造成的。生活在这个“大地上最卑微的村庄”,这个抬猪出去卖都会摔下悬崖的地方,这里的人自然与世隔绝,自然也就缺少了对外界的认知,生与死、爱与恨、善与恶对她来说是一件遥远的事。

    韦小香是一个跌落凡尘的天使,是爱让她疯狂,也是爱让她坚守初心。她傻、她疯狂、她放弃尊严求卓世民,都是因为她对爱的坚守。当她的爱人侬建光提出要去外地打工时,她欣然答应,并跟随前往,她的眼界已经超越了同村女人。可面对爱情的诱惑,她和侬建光却偷尝禁果后怀孕,才惹出这后来的一切烦乱。当爱情的美丽外衣褪下之后,进一步是平实的婚姻,退一步是不见底的深渊,幸与不幸,自是不必言说。

    怀孕之后,曾经的美好化为了镜花水月,几近将韦小香整个撕碎、摧毁,出让了自己的孩子“林褚承”给林芳夫妇之后,她没有因为侬建光放弃孩子而选择和他分开,而是坚定她自己的选择,理解侬建光的不易。因为韦小香深深知道,她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农村女孩,也许她挣扎过、痛哭过,可这辈子她别无选择,生活在底层的她除了侬建光,再也没有了依靠,只能委身于他。可正是由于这一次向命运举手投降,差点儿让她失去林褚承、侬阳阳这一双儿女,失去她最珍爱的东西。当她六岁的女儿侬阳阳被人贩子拐走,她才彻底觉醒,显现出了一位母亲的坚毅、执着和无私,为了女儿她抛下尊严,不惜一切。

    因此,韦小香的蜕变是一次又一次的现实挤压之后,在疼痛中完成的。在一次次的疼痛洗礼中,韦小香完成了自己的回归,也找回了自己的两个孩子,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途。

    神性的卓婉玉心中有一方净土

    《太阳转身》中,身为大学老师的卓婉玉,是一名人类学的学者,在全书中她充当着文化卫道者的角色,回到偏远贫穷的乡村,让灵魂褪去尘世的浮躁才得以安宁。她离开家,一半是为了韦小香一半是逃避现实,挽救自己将要坠下悬崖的婚姻。卓婉玉的婚姻危机,作家没有过多着笔,但从她的丈夫杨先书和父亲卓世民不和开始,卓世民打了杨先书之后,需要卓婉玉的母亲肖佳带着孙女儿去求杨先书,杨先书才回家。这一切,足以说明卓婉玉正在经历着一场中年人的婚姻危机,她跟随韦小香回到乡下,既是为了促成韦小香夫妇与林芳的和解,又是以逃避的方式回避自己的婚姻危机。

    卓婉玉从城市到乡村,既是出逃也是回归。出走是源于卓婉玉对婚姻危机的一种恐惧,出逃就是她那时最好的处理方式,刚好有了韦小香去她家里求助,作家便让卓婉玉出走得那样合情合理、顺理成章,没有一地鸡毛的争吵、没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有的是大爱与关怀。于是,卓婉玉一步步靠近韦小香,一步步靠近古老的壮族文明的时候,也在一步步靠近自己的内心,追问存在的意义。任世间纷纷扰扰,寻到了文明源头的卓婉玉,也寻到了内心的一份宁静。所以,她用一个女人独有的智慧,将婚姻危机无声无息地化解,是作者审美理想化的设置。

    书中的卓婉玉是区别于一般女人的。如果说韦小香是为了找到侬阳阳,进而维护人类的古老文明,那么,卓婉玉就是一个“天国的女儿”。她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演奏着自己的“生命交响曲”,在她与韦小香、林芳、侬建光的一次次对话中,显现出她对这个世界独有的包容,散发着母性的光芒,文化的符号在她的身上闪着金光。如果说书中有一片净土,那一定是在卓婉玉的内心,身处于物欲横流的大时代,依旧坚守本心,她既是人又是神。

    《太阳转身》中,作家没有花大力气写卓婉玉和丈夫杨先书的正面冲突,可压抑的生活,让她不得不找一个窗口释放,回归是她的一种神性选择。故而,她是心甘情愿跟韦小香回乡村的,也是主动以这种沉默的方式化解婚姻危机的一个女人,不屑于家长里短的争吵,足见她的理性,也就是她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是谁,知道“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小说中,并没有任何一个字眼描写过卓婉玉和杨先书是否和好,而是通过杨先书的一句“爸爸,天国里也需要英雄”进行侧面描写,足见作家的叙述手法极为高超。这句话,简简单单几个字,就证明了卓婉玉在这场婚姻保卫战中,以一个女人的冷静、勇敢和智慧守护了自己的爱情,让读者也懂了关于爱的全部真谛。

    魔性的杨翠华心中有一丝善良

    走进书中,读者会同情韦小香的遭遇,也会崇拜卓婉玉的高尚,但更会为了杨翠华这个坏女人而痛心。杨翠华并非天生的魔鬼,而是一次次在现实的“刀尖”上行走,被逼到跌落山崖的坏女人,一次一次、一念一念之后才被生活逼成了魔鬼。

    和丈夫赶马为生的道路本就无比艰辛,可当她在赶马的道路上生下第一个孩子并夭折之后,她的第一次人生赌注就输了。过去,所有的辛苦付出,一夜之间付诸东流,苍茫的天宇下,她无以回应。于是,她在对孩子的思念中,萌生了一种“孩子谁养都是养”的想法,抱走别人家的孩子就像抱走小猪仔一样。干了“送子娘娘”这一行,她的人生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她却在这种贩卖孩子的深渊中获得了人性的安慰,这是极为可怕的。这种短暂的、转瞬即逝的人生安慰剂,就如一种“精神毒品”,让她越来越上瘾,直至以丧失心中所有之善为代价,把人生过成了难以为继的模样。

    别人是“夫妻双双把家还”,杨翠华家是“夫妻双双把牢坐”,一同跌落深渊,一同背叛基本的人性。从牢里出来之后,杨翠华生下了儿子曹进城,当她认为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的时候,由于她的大意耽误了患脑膜炎儿子的抢救,导致她这个“送子娘娘”又送走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也送走了她仅有的幸福。至此,她才明白自己的余生应该用来赎罪,所以她决定不再满足丈夫的要求,也不再生孩子,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灵魂的拷问。于此,杨翠华虽然活在这个世界,可她的灵魂已经堕入了深渊。在她的世界里,生活的幸福窗口已经全部关闭,如在黑暗无光的世界里行走。

    原本以为赎罪这条路对杨翠华来说是一种对命运的妥协,想要从此如行尸走肉般生活下去。可是,她的丈夫曹利群回到南山村挖路的时候,却被石头砸断了腰,她的世界再次轰然坍塌。曹利群受伤之后,意味着这个家庭男性力量的缺失,不会再有任何希望。所以,曹利群砸断的腰,就如这个家庭的房梁断了一样,让杨翠华失去了主心骨,她为了“送子娘娘”这一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于此,半善半恶的杨翠华破罐子破摔,不再回南山村,而是美其名曰选择在外地赚钱给曹利群治伤。然而,杨翠华钱没赚到,倒是被情人骗财又骗色,逼得她走投无路,只能再一次落入险恶的圈套。可以说,杨翠华堕落的路有多难,她回家之路的难度就会成倍剧增,因为命运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原本只是想借着给五孃(魏老虎)一伙人照顾侬阳阳的机会,发一笔横财的杨翠华,被侬阳阳的单纯可爱感化后,把侬阳阳当成生命的最后一缕阳光。她认为只有救了侬阳阳,才能够有一丝活命的机会,她既是自私的,又带有一丝人性之善。于是,她灌醉了情人之后,背着侬阳阳在黑夜中穿行,在可怕的黑暗中给丈夫曹利群打了一个电话之后,这个像魔鬼一样的女人在黑森林中失声痛哭,完成了她人生的第一次洗礼,也预示着她想要回归本心,想要再回到“太阳转身”的南山村。她在黑暗中背着六岁的侬阳阳,就像背着她的希望、背着北回归线村庄的希望一样,接受黑暗、狼嚎、恐惧的挑战,因为有了一丝善,她的人生才终于有了微光。

    (邓在艳)

    (编辑:刘梅 排版:尹颖 审核:梁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 免责声明:
  • 1、本站所发布信息均为非营利性新闻宣传,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本站不承担侵权责任。

    2、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须注明 "转自(或引自)文山新闻网" 字样。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站不承担责任。

    • 202942, 环境保护,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2.html, 2019-01-21 11:29:15, Array202939, 脱贫攻坚, http://www.wsnews.com.cn/p/202939.html, 2019-01-21 11:26:47, Array211429, 清廉文山, http://www.wsnews.com.cn/p/211429.html, 2019-07-26 10:49:21, Array202941, 民族团结,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1.html, 2019-01-21 11:28:41, Array202940, 精神文明,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0.html, 2019-01-21 11:27:33, Array
    • 《文山日报》
    • 州庆特刊
    • 七都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