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山州官方门户客户端

  • “学习强国”文山州学习平台

  • 文山发布微信公众号
  • 头条
  • 文字要闻
  • 文·网评
  • 专题频道
  • 掌上直播
  • 文山日报
  • 【专题】聚焦中国共产党文山州第十次代表大会

  •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无尽乡愁

    发布时间:2021-12-27 11:03:17  

    河野生态 (林颂 摄)

    “少小离家老大回”,是游子告老还乡的写照。我离开故乡近30年,年过花甲,已到了叶落归根的时候。

    从前,一个转身,踌躇满志;而今,一个回眸,满头霜雪。在那些逝去的光阴里,我走过一程又一程的旅途,悉心品读扑入眼帘的众多风景,将感叹与赞美诉诸笔端、流露于文字。然而,在脑海里飘忽不去的,还是故乡那袅袅炊烟;深深烙在心底的,还是故乡那浓浓乡情。时光愈老,记忆愈新。

    时光洗尽了铅华,岁月洞穿了往事。老来念旧,生我养我的那一方山水,无时无刻不让我魂牵梦萦,这就是乡愁吗?

    乡愁是割舍不断的亲情。我的父母在广南县城工作,我从小就在县城随父母生活。但我的真正故乡在广南县的八宝镇,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从小学到中学,每到寒暑假,我都要回到八宝老家陪祖父、祖母。两位慈祥老人给予我的关爱,至今还浸润着我的心田。尽管他们长眠故乡已经很久很久了,无情的岁月不断地冲刷着我的儿时记忆,但祖父祖母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中从未褪色。古道热肠,安贫若素,是他们留在我心底最深刻的印象。故乡老人,大多如此。

    乡愁是眷恋在心底的山水。故乡的山,是一座座像盆景一样的孤峰,山很青翠,长着古树、灌木、青藤。萦绕着这些孤峰的,是平展的田畴和蜿蜒的河流。故乡的河叫八宝河,像顶级的翡翠般碧绿清澈,一年四季从不浑浊。河水浇灌田畴,田畴出产上好稻米,称“八宝米”,曾经上贡朝廷,被称为贡米。香且软,是“八宝米”的特色。每天早晚,祖母用木甑子蒸饭,那香气透着农家特有的温馨弥漫开来,让人馋涎欲滴;不用菜肴佐餐,都能连吃几碗,肚子饱了,嘴巴还想吃。年纪稍大一些,我又有了新的发现,那是在秋收的季节,行走在田间小道上,去饱览绵延无际的金黄,呼吸沁人心脾的稻香。

    故乡的祖先们似乎很爱惜这一片片不可多得的田畴,房屋大多依山而建,木屋灰瓦的建筑样式,彰显着故乡人的淳厚简朴。做饭辰光,家家户户的瓦顶不约而同地冒出袅袅炊烟,汇拢到山中的林子里,又升腾到天空,揉进飘忽不定的白云,此时,天上人间好似融为一体。我的木屋老家,就坐落在镇子上的一座孤峰下,门口是一条从河里引来的清清溪流,我就经常在溪流边洗脚、与小伙伴打水仗。故乡的田园风光美到极致,孤峰、碧水、良田、瓦舍,伴随着几声鸡鸣狗吠,一切都显得那么宁谧安详,无论在晨曦中还是夕阳西下,都好似一幅水墨丹青,那一份恬淡古朴让人沉醉。这是故乡人世世代代亘古守望的家园,是我从儿时到现在都心驰神往的地方。

    乡愁是梦中萦回的风情。我既喜欢故乡白天那田园诗般的景致,也喜欢故乡夜晚神秘诱人的情调。趁着夜幕的遮掩,周围村子里那些劳碌一天的壮族青年男女打扮一番出发了。青春的萌动使他们忘记了白天的疲倦,聚集在八宝河上的新桥头和老桥头,开始情歌对唱。悠扬悦耳的歌声在河面飘荡,倾诉着痴情男女相互的爱慕与渴望。故乡的夜晚,洋溢着壮家人的青春气息、洒脱浪漫。相比之下,镇子里的汉族青年就太含蓄了,躲躲藏藏地谈情说爱,不像壮族青年,爱就大声唱出来。

    故乡的节日很多,壮族与汉族的节日相互融合、不分彼此,更加丰富多彩,几乎每个月都有节日。每到节日就要做好吃的,我儿时最向往在故乡过节,这可以让我大快朵颐。回想起来,好吃的东西真是不胜枚举。我记得的就有油团、红团、甜板糕、蒸糕、扁米、饵块、粉沥、褡裢粑、面蒿粑……饮食文化,在故乡的节日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故乡的人们很懂孝道,每到节日都要祭奠祖先,让祖先在天之灵享受人间的美味。每到此时,我的祖父都会在堂屋神龛前燃上几炷香,虔诚地念念有词,祈祷祖先保佑子孙后代健康平安。最热闹的是春节,好吃的琳琅满目,好玩的目不暇接:放鞭炮、踩高跷、耍花船、唱山歌、打磨秋、下河罩鱼……尤其是下河罩鱼最刺激。那是大年初二,青壮年男子喝上二两白酒暖身,脱光衣服,赤条条地冒着寒气下河,用一种叫作“三角”的打鱼工具罩鱼。那是男人们比体魄、比勇气的日子。成百上千的男人在河里大呼小叫、前呼后拥驱赶着鱼儿聚到一处,鱼在跳、人在叫,好一派壮观场面。初二的八宝河,是男人的世界,满满流淌着阳刚的气息。

    几十年过去了,时光荏苒,改变了容颜,我的脸庞已经被岁月刀劈斧削,变得沟壑纵横,仍改变不了我眷恋故乡的初心。故乡,我那如诗如画的故乡,承载着我那些童趣的日子、无邪的光阴。岁月虽然蹉跎,我却一往情深。

    20世纪80年代,省里将我的故乡命名为省级风景名胜区,这令我大感欣慰与自豪。故乡的景致、故乡的风情,确实不可多得,确实应该让更多的人去欣赏。我殷切地希望,无论沧海桑田,风云变幻,故乡的景致、故乡的风情都应温润如初:山峰依然那么苍翠,河水依然那么清澈,田畴依然那么平展,稻香依然那么袭人,稻米依然那么可口,风情依然那么淳厚,炊烟依然那么飘忽……

    我在憧憬:如果将清澈的河水引进镇子,流过每家门前,小镇就平添几分灵气;如果平缓的河面上,由远而近飘来几叶扁舟,有渔翁在撒网,那是一幅多美的水乡构图;如果夜幕下驶来几艘花船,传出壮家青年男女悠扬的情歌对唱,那是多么诱人的壮乡情调;如果镇子的干栏式民居里,灯火通明,飘出地方特色小吃那热腾腾的香气,那又多么令人馋涎欲滴;如果住在温馨的农家客栈,推开门窗,梦幻般的山水风光就尽收眼底,那又多么令人心旷神怡……只要你肯动脑筋、有足够多的创意,可以做的文章其实还很多,而且并不难以运作。云南作为旅游大省,这方面的开发已经有很多成功范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沙风暗塞起,离心眷乡畿。”我的乡愁,既有对故乡无限的眷恋,也有对故乡深切的希冀。浓浓的乡愁,融进了我的身心,像陈年老酒,随着时光流逝愈显醇厚。几十年只身漂泊在外,多少个寂寥的不眠之夜,思念的情怀伴我梦回故乡。我始终有一个不能释怀的梦:当我走过尘嚣、看尽繁华、叶落归根之时,能够有一间故乡的瓦顶木屋作居所,惬意栖息,回归恬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则幸莫大焉。

    “我行殊未已,何日复归来?”我希望,在秋叶金黄、夕阳余晖的时候,我儿时的故乡、梦中的景致,会在我无限的思念中,抚慰游子那挥之不去的无尽乡愁。

    (刘建华)

    (编辑:刘梅 排版:尹颖 审核:梁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 免责声明:
  • 1、本站所发布信息均为非营利性新闻宣传,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本站不承担侵权责任。

    2、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须注明 "转自(或引自)文山新闻网" 字样。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站不承担责任。

    • 202942, 环境保护,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2.html, 2019-01-21 11:29:15, Array202939, 脱贫攻坚, http://www.wsnews.com.cn/p/202939.html, 2019-01-21 11:26:47, Array211429, 清廉文山, http://www.wsnews.com.cn/p/211429.html, 2019-07-26 10:49:21, Array202941, 民族团结,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1.html, 2019-01-21 11:28:41, Array202940, 精神文明,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0.html, 2019-01-21 11:27:33, Array
    • 《文山日报》
    • 州庆特刊
    • 七都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