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山州官方门户客户端

  • 文山发布微信公众号
  • 头条
  • 文字要闻
  • 文·网评
  • 专题频道
  • 掌上直播
  • 文山日报

  •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文山人必读 | 滇南抗战连载【36】拒敌于国门之外的“滇南抗战”

    发布时间:2021-09-06 09:54:16  

    第二十二章  入越受降(中)

     一

    日军在越南的投降仪式

    抗战老兵刘永庆说:“以为日本投降了,也就没机会接触日本兵了,没想到还是遇上了。”

    日本投降,打破了许多军校原本的教学安排,原本要学满3年的刘永庆,在日本投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提前毕业,被分到国民革命军第60军,成为一名少尉排长。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到第60军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日本的投降官兵主要集中在河内、海防、土伦3个区域,称为‘日军集中营’。”刘永庆说,“我所在的部队就是负责海防区域日军官兵的受降和看守。”刘永庆试图打开他记忆最深刻的那一页:“在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当说到家人时,他们都会泪流满面。”在海防,刘永庆和战友们充分感受到了战胜国的自豪:“那些日本军人,无论官衔大小,遇到中国军人,必须敬礼!”刘永庆介绍,从海防港被遣送回日本的日军大约有近4万人,他们丢弃的物品,在海滩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在这些丢弃的物品中,有金银珠宝,也有古董等,全部都是从中国、越南等地劫掠来的。后来,中国军队安排了部队和人员对这些物品进行了清理、接收。”

    文山市古木镇混元洞“远征军纪念”标语

    《云南日报》曾刊载的《90岁抗战老兵杨树林:走到越南缴鬼子的械》(记者岳晓琼、李树芬报道)中叙述:当笔写过纸面的沙沙声结束,紧接着便是一段声若洪钟、绘声绘色的讲述,然后又是写字声,又是讲述声……90岁的抗战老兵杨树林,因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负伤导致双耳失聪,对老人的采访,只能采取“笔问”的方式。

    “1942年,我参军编入后来被称为第93军的22师2团3营9连3排9班,是卢汉的部队。”老人的记忆很清晰。

    由于滇南抗战的严密部署,日军始终未能跨进滇南一步。但杨树林所在的部队却不轻松,驻扎在建水、元阳的三年间,他们除了平时与当地土司的兵丁一起训练,主要是作为前哨连,打土匪,维护江外(注:红河以南)的稳定。后来,杨树林所在的连队还被派到中越边境执行了一次任务:破坏边境公路,阻止日军可能的进犯。“听说通过那条公路可以去泰国。”杨树林说,破坏公路不是单纯地把它挖断或是设置路障,而是先在公路上挖个大坑,然后铺上些树木枝条,再在表面盖上砂石,形成陷阱。只要日军的坦克、炮车经过,就会掉进去。

    1945年,日本战败,第93军奉命到越南河内接受侵越日军的投降。“坐火车去吗?”记者问杨树林。“哪有火车,走着去!”老人一拍大腿,“要求每人带自编的草鞋。平路一双鞋能穿7天,山路、石子路3天就坏了,一天到晚地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

    部队走到越南驰池的时候,一股三百多人的日本兵挡住了去路,他们叫嚣:“在中国的部队投降了,在越南的部队不投降!”战斗随即打响,枪林弹雨中的杨树林心慌了起来,身体也控制不住地发抖。“必须向前冲!”杨树林咬着牙坚持。“大概过了十分钟吧,就只想着打鬼子了,那时候感觉就是枪子打在身上都不怕。”

    就这样,杨树林随着部队打到清化、虎牢关,终于缴了这股日军的械,连人带武器,还有战马一同交到了河内。

    说起在越南的往事,杨树林说:“伙食比在国内好,能吃饱。就是气候太热,疫病多。”他亲眼见到同一个连队的战友,因为脚感染溃烂,死在了异国。

    后来,他跟随部队去了香港九龙,换美式装备去东北打内战,被解放军打败收编。1950年6月,杨树林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等他退伍回到家乡蒙自市草坝镇明白村,成为一个普通农民,已是1955年的事了。

    9月12日,英国英印第20师在师长格雷西的带领下在越南南部西贡登陆,接受印支南部地区日本军队的投降。格雷西将军到达西贡后便将越盟代表团赶出了原总督府,并实施宵禁限制越盟的集会活动。同时,格雷西还重新武装了被关押在战俘营中的1000多名法国第11殖民地团士兵,这些狐假虎威的法国兵随即开始了对越南人的报复行动,并且和法国本土的军队一样,剃光了一名所谓的同情越盟的法国妇女的头发。法国军队的行为在越南人中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9月23日,在西贡即爆发了越南人和欧洲人之间激烈的冲突,格雷西极力想要控制局势,一方面敦促法越双方进行谈判,另一方面将一部分法军解除武装重新关回战俘营,双方终于达成一项脆弱的停火协定。

    受降仪式后全体中国军人面向祖国方向敬礼

    9月22日,卢汉乘“衡山号”专机飞抵河内嘉林机场,受到了越南民众和华侨们的热烈欢迎。从嘉林机场到河内,沿途挂满了彩旗,用中、越两国文字书写的“欢迎中国军队”之类的标语随处可见。那些等候了多时的越南老百姓和华侨民众看见卢汉所乘坐车辆的标志,知道中国军队的长官来了,便鼓掌欢呼起来。卢汉的车不断被欢迎的群众围住,他一次次地下车来,握住一只只伸来的手,通过翻译和他们亲切交谈。

    一个民族所承载的悲欢离合,具体到每一个儿女身上,会愈发的刻骨铭心;一个国家所历经的荣辱与共,在每一寸土地上,都能找到斑驳的印痕。9月28日上午,越南日军投降仪式在河内原法国驻越南总督府的第一方面军司令部举行。第一方面军司令部派出整装部队进入越南总督府周围各街口戒严,气氛严肃庄重。上午9时30分,卢汉进入受降大厅。总督府门前广场上悬挂着中、美、苏、英等四国国旗,总督府正面楼上单独挂中国国旗。第一方面军总司令卢汉入座受降大厅上首官席,左右分坐马瑛、尹继勋正副参谋长。官席左边为盟军代表席,右边为高级将领席,后面设来宾席,受降大厅到场人员有五六百人。中国国民政府代表,第一方面军司令部少校以上军官,入越的各军、师、团高级军官等参加了受降仪式。英国代表为陈文逊,越方以胡志明为首的越南独立联盟派代表观礼,还有各界来宾、华侨代表和各国新闻记者,出席仪式的共1000余人。

    上午10时正,日军第38军团指挥官土桥勇毅及海、空军代表和酒井干城参谋长、川国直服师团长等6人解除随身一切武器,向卢汉行军礼,礼毕后聆听卢汉宣读根据日军在南京所签投降书的条文。卢汉宣读完条文后交由土桥勇毅签字,日军一行6人面对受降主官肃立行礼并签署投降书,受降大厅内顿时欢声雷动。土桥勇毅签字的投降书被当场译成法文和越文,受降仪式结束。当土桥勇毅等日本代表走出受降大厅时,河内万人欢腾,绝大多数无法进入受降大厅见证受降仪式的越南群众,只能在此一睹日军将领投降后的狼狈情状,不少愤怒的越南民众痛切唾骂土桥勇毅等人,甚至投掷石块以泄恨。受降仪式完毕时,中国第一方面军即对土桥勇毅下达司令部第1号训令,申明第一方面军自9月28日上午10时起,对日本第38军团的一切行文均为训令和命令,结束洽降期间使用的备忘录形式,此前第一方面军发出的所有备忘录上升为命令;取消日军第38军团番号,将其改称为越北日军善后联络部,日本第38军团指挥官中将土桥勇毅的司令官名称立即取消,改称越北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部长。第1号训令下达后,原日本第38军团一切官兵不再受日本本土政府任何牵制,只接受中国第一方面军司令卢汉全权节制指挥。

    紧接着,滇军着手成立“日本徒手官兵管理处”,设立广安、南定、顺化等集中营,所有日军战俘和侨民都被分别遣送进集中营监管。又在河内成立“越北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所”,让土桥勇毅任所长,负责日军人员清点,协助中方遣返等,在其他集结区域也设了联络分所。滇军又成立了3个接收组,分赴河内市区、海防、里良江、谅山、顺化、岘港等地区接收日军人员武器,清点所获战利品,总计有:人员:日军战俘30027人、日侨1320人,共31347人;马匹:2535匹;武器:各种枪45792枝(挺)、火炮882门、炮弹143043发,另有刀剑等其他武器若干;盟国战俘4831人,其中法籍4404人、印度籍战俘140人。之后,盟国战俘立即被全部遣送回国与家人团聚。国内外报章其后纷纷以《抗战常胜之师接受侵越敌寇投降》为题进行了宣传报道。

    面对3万多日军战俘,第一方面军司令部采取了严格管理与感化教育并举的措施。入越初期还征用了一部分技术特种部队协助修复铁路桥梁和通信线路等;对日俘予以人道主义待遇,保证其生活必需品供应和医疗卫生服务。中方还成立了一个战争罪犯调查委员会,根据美军、英军和法国代表要求,审查并扣押了189名日军战犯,其中有土桥勇毅、三国直福、春日馨等将校级军官和140多名宪兵。1946年5月1日,滇军派出16辆卡车,将全部战犯押运到南宁、梧州两地,再由广州行营航运到广州军事法庭进行审判。

    第一方面军参谋长马瑛在《第一方面军入越接受日军投降纪实》一文中回忆,土桥勇毅被中国陆军总部列入战犯名册,却一直没有被逮捕。原因是北印度支那日军投降后,由土桥勇毅担任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部长,中国占领军总部诸多“借重”,虑及“唯其身份特殊,恐逮捕后影响整个战俘管理,故延至遣送时才实施逮捕。”日本驻印度支那大使横山正幸没有被列为战犯,甚至不曾受到传讯,于1946年4月16日,和1247名日本侨民、1637名日本官兵,乘船返日。日本南方军38军团的高级参谋酒井干城中佐,是日军到云南开远的洽降代表和在河内的投降代表之一,也没有被列入战犯名单,投降后协助土桥勇毅办理日本官兵善后事宜。中国占领军总部于1946年4月17日接到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电报,命令将酒井干城中佐送交上海美军总部审讯,随即打电话给海防的港口运输司令部扣留酒井干城,却已遍觅不得,后来查知,酒井干城已乘4月16日的卫生船返回日本。酒井干城本应该和38军团司令部人员一同在4月20日乘船返日,为什么偏偏在要扣留他的前一天混上运送病患者的卫生船离开呢?酒井干城身负何种重大机密,要美军总部提出审讯、何应钦亲自出面交办?而他的诡异逃避愈发证实了这一点。

    土桥勇毅在1946年4月20日遣返最后一批日军官兵时才被逮捕,他没有受到审讯。事实上,所有越北的日军战犯都没有受到审讯,更没有审判。中国第一方面军从1946年2月开始陆续逮捕日军战犯,同时就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在3月30日前将北印度支那向法军交防完毕,一时都不知道该把这些日军战犯怎么处理,更顾不上审讯。国民政府显然也顾不及此,到3月30日才指示将这批战犯移解广州行营的军事法庭接受审讯。于是中国越北占领军总部又和广州行营主任、第二方面军司令官张发奎交涉,几经文电往返,于1946年5月1日,由一个排的士兵监押这189名日本战犯,分乘16辆卡车,从设在河内法国人监狱的战犯拘留所出发,到5月18日抵达广州。但移解广州行营后,这些日本战犯仍然没有受到审讯,更没有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马瑛在回忆中记述,这些战犯到广州不久就全被释放回日本了。

    为顺利遣返战俘和日侨,第一方面军司令部成立了港口运输司令部,在海防港开展遣返战俘工作,于1946年4月2日起,由美军运俘船将战俘启运日本。至4月20日,3万多名日本战俘和1320名日侨,分乘9艘轮船被遣送回日。从1946年9月27日起,第60军分别派部队用4个月的时间彻底摧毁了越南北方边境城市老街、谷柳、河阳、高平、谅山等地日军修筑的要塞和工事,以杜绝威胁我国边境的隐患。至此,持续了5年之久的滇南抗战终于以中国军民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抗日必胜”石刻

    有关滇军入越受降,还有一些不得不说的事。据史料记载,蒋介石把滇军主力派去越南受降,而把印缅战场的嫡系部队调回云南,是包藏祸心的——其“调虎离山”后就“上房抽梯”,炮制了《占领越南军事行动及行政设施十四条》,允许法国重返印支再行殖民统治;接着趁滇军尚未警醒、在河内举行受降仪式的第四天,蒋介石遥控杜聿明,指挥中央军第5军于10月3日凌晨在昆明发动兵变,围攻云南省国民政府所在地五华山。孤立无援的龙云仅抵抗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被赶下台。剪除了“云南王”龙云,使得在越滇军进退失据。然后,蒋介石又软硬兼施,将滇军调往东北,作为他打内战的炮灰。滇军将领闻讯后十分愤慨,当时有人提议立刻打回云南,但卢汉未敢行。军人的宗旨是保家卫国。从保家来说,滇军当然应该打回老家。可是,从卫国来说,又不该打内战。而且,就算想打也打不回去,中央军的10个师堵住中越边境,对滇军的6个师形成了绝对优势。

    蒋介石解决了云南地方政府,断了入越滇军的后路后,便图穷匕见。在滇军将领会议上又有人提议在越北成立军政府,对蒋介石服管不服调,留驻越南不去东北打内战,与越盟合作,帮助越南建国。这些,卢汉也未敢行,他束手就范,听命于蒋介石宣召去了重庆,入越滇军也就不得不服从调遣,1946年,第60军和第93军先后从越南海防上船被运往东北。当时,不少官兵不愿回国打内战而选择留居越南,师、团长也多有请假离职。第60军军长万保邦因被指扶助胡志明和越共,被蒋介石叫回国大骂了一顿,最后也辞职回乡,建立了滇黔人民自卫军,开展反蒋斗争。

    说到龙云下野这段历史,1990年前后,笔者曾听文山城区一位王姓抗战老兵讲述过: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命令卢汉以受降官身份,率领滇军第60军、第93军及第19师、第23两个独立师入越,接受日军投降。此时,滇军已几乎全部调离云南,驻滇中央军处于优势。当滇军全部进入越南境内后,蒋介石立即派遣中央军第200师驻防河口、蒙自一带滇军的防区,还美其名曰“接防”。另外,中央军第5军进入了原第60军的防区,第26军进入了原第93军的防区,表面上说是互相策应,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实际上是蒋介石为堵截滇军回国退路所布下的局。滇军一离开云南境门,蒋介石认为时机已成熟,便命令杜聿明,以武力把在云南执政18年的龙云赶下台,逼着龙云赴重庆就任军事参议院院长。在处理龙云事件的时候,蒋介石充分考虑了龙云忠实部下的反应,他们既然已经出国进入越南受降,那么肯定要稳住他们。于是,蒋介石又派人乘专机赴越南河内致函卢汉,委任卢汉为云南省政府主席,以离间龙、卢关系,迫使卢汉转向。

    蒋介石这封信的全文是:“永衡(注:卢汉字)同志勋鉴:建国前途艰巨,责在吾人。此时必先调整地方,充实中央,而后胜利乃有保障,建国始有把握。志舟(注:龙云字)兄尽瘁封疆,功高党国,不能不为之保持晚节,成全其后,俾与国共休戚。兹已明令免去其在滇本兼各职,任其为军事参议院院长,以兄为滇省主席,在未到职以前即派李伯英(注:李宗璜)同志以民政厅长兼代。希将越南军事部署完妥后来渝一叙,再就新职。余嘱王副主任面达不赘也。”

    从信中不难看出,蒋介石的阴险、狡诈。但是,此时,卢汉身在越南河内,心里也很无奈。不过,蒋介石这个人,对不是自己嫡系的人绝不放心,没过多久又把卢汉调回了重庆。不过,蒋介石虽然达到了消除异己、控制云南的目的,但手段过于卑劣,这使得中国民盟秘密盟员龙云义无反顾地成了一名反蒋斗士,站到了共产党的阵营。

    滇军入越受降的两个军八个师,在进入越南之后的11月就被改编为两个军六个师。龙绳武被提名为第60军军长,接替辞职回乡的万保邦。龙绳武在河内大办酒席,搞了80余桌,宴请了第60军、第93军上尉以上的军官。但是,事后又听说蒋介石不同意龙绳武任第60军军长,改以曾泽生任第60军代理军长。当时,很多滇军将士不明真相,后来,才知道这是卢汉为敷衍龙云父子玩的把戏,实际上,卢汉举荐的人是曾泽生。据说,在入越之前,龙云曾暗示卢汉保龙绳武为第60军军长,卢汉不满意,但也不好反对,就私下对张冲说:“叫你我抬轿子保龙绳武当少帅,这个轿子我抬不动了,你说怎么办?”张冲也认为,龙绳武的军事才能在滇军中还不是最好的,让他当第60军军长,那是龙云的私心,不能服众,不利于整个滇军的团结,但他一时也无计可施。

    文山市底泥村原国民党第54军第14师师部驻地

    这时,开进越南受降的滇军部队,早就成了被蒋介石赶进锅里的“鸭子”,就差何时生火的问题了。周福成的第53军在昆明武装改组了云南省国民政府后,又于11月上旬奉命入越与滇军“协防”,暗地里却负有防备滇军打回云南的使命。

    也有史料记载,原东北军第53军是在第60军、第93军准备调往东北时进入越南,准备接替越北地区防务的。当时,在抗战中赫赫有名的第60军驻扎在越南海防一带,并准备将防线交给第53军,然后,按照蒋介石的命令,乘军舰开赴东北打内战。此时的第60军除第182、184师外,还有暂编第21师,都是云南子弟兵。第60军的将士在越南过了一个“八月十五”和一个“年”,思乡之情溢于言表,对蒋介石发动“昆明事变”恨之入骨,而且,司令官卢汉被召赴重庆面见蒋介石,生死未卜,第60军军心不稳,他们迫切要求卢汉将军回来主持大局。

    (未完待续 本文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林浪平)

    (编辑:李云淑 排版:钟晓明 审核:资云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 版权声明:
  • 1、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 "来源:文山新闻网" 的所有文字、图片、页面的版式、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文山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2、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须注明 "转自(或引自)文山新闻网" 字样,并标明本网网址 www.wsnews.com.cn。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4、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942, 环境保护,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2.html, 2019-01-21 11:29:15, Array202939, 脱贫攻坚, http://www.wsnews.com.cn/p/202939.html, 2019-01-21 11:26:47, Array211429, 四风建设, http://www.wsnews.com.cn/p/211429.html, 2019-07-26 10:49:21, Array202941, 民族团结,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1.html, 2019-01-21 11:28:41, Array202940, 精神文明,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0.html, 2019-01-21 11:27:33, Array
    • 《文山日报》
    • 州庆特刊
    • 七都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