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山州官方门户客户端

  • “学习强国”文山州学习平台

  • 文山发布微信公众号

  •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半边寺,镶嵌在红石岩间的历史守望者

    发布时间:2021-12-27 10:56:16  

    在丘北县遗存的古迹中,最令人神往和惋惜的是半边寺。半边寺像是一座残缺的古寺,弥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半边寺又像是一座充满诗意和孤独的古寺,深藏于大山。当亲临半边寺、脚踏实地时,你便会发现,那确实是一座饱经沧桑的残缺古寺,仿若一位镶嵌在这红石岩间的历史守望者,它曾见证了明王朝的灭亡和清王朝的兴盛与衰亡……

    半边寺也称云居茶庵,位于丘北县新店彝族乡小新寨村西北2公里一悬崖处。据考证,原寺毁于火,清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重建,曾有住寺僧众,香火旺盛。半边寺依崖壁山势而建造,半嵌于岩壁之中,故得名“半边寺”。现残存的半边寺为单坡单檐四开间木架穿斗式土木结构,坐东朝西,面阔16.3米,进深5.3米。寺内供奉有观音童子像,两旁依崖壁塑龙头吐水。古人有诗云:“半壁灵岩半边寺,半边风景半边雾。杨柳岸上柳如烟,红石岩头花滴露。”这是半边寺最具诗意的描述,是寻幽探奇者梦中的乐土。

    半边寺曾是茶马古道滇桂道上最为热闹繁忙的驿站之一,是过往马帮歇息、补充给养的必经之地。半边寺是文山寺庙群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其独特的悬空造型和吊脚楼式建筑风格,在滇东南地区乃至全国也不多见。半边寺侵染了佛教文化、茶马文化、诗韵文化,蕴含的故事非常丰富,对研究云南的明清历史和云南古代交通驿站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今年8月,半边寺作为重要的古遗迹及清代光绪年间代表性古建筑,被确定为我州第三批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史料显示:“净空和尚墓在半边寺的右边,净空和尚圆寂后,人们在他的遗物中发现他是明王朝朱元璋的后裔,是明永历皇帝在昆明殉难后才逃到半边寺出家的。”民国《邱北县志》卷十杂志部古迹记载:“半边寺,在小江口之东,腻革龙西。系开化府镇台阎公建于半岩。置香火田庄一脚于竹园小大庄,每年收租谷二十石。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被竹园恶绅霸占为私有,现今香火冷落,志之以待吾邱有热心者恢复此租,兹恐将来是寺废弛,则费负阎公心矣。”

    根据这些零星的史料记载,半边寺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净空和尚是谁?阎公是谁?半边寺究竟是寺还是供马帮歇息和补充给养的驿站,还是两者皆是?这些都是掩藏在大山深处已有数百年历史的秘密。

    徐旭平等点注的《民国<邱北县志>点注》古迹“半边寺”部分(57页)点注者认为“阎公:无考。”笔者在《云南茶叶简史——解读云茶大事》中找到记载:清康熙五十五年(公元1716年),十二月初八,开化(今云南文山市)总兵阎光纬“进普洱肆拾圆,孔雀翅肆拾副,女儿茶捌篓”。这是普洱茶、女儿茶进贡最早的记载。民国《邱北县志》中的“开化府镇台阎公”当指“开化总兵阎光纬”,其在康熙年间在文山为官。若半边寺为阎光纬时期所建,那至今至少已有300余年的历史。

    永历皇帝即明昭宗皇帝朱由榔,明神宗朱翊钧孙,桂端王朱常瀛之子,熹宗、威宗、安宗之从弟。闽事坏,他于广东肇庆称帝,年号永历,在位16年。由于与清军作战不利,逃亡缅甸。公元1661年,吴三桂入缅,迫使缅甸王交出昭宗。据康熙三十五年(公元1696年)《云南府志》记载:“遣固山将军杨珅、章京夏国相等,缢永历帝于篦子坡,焚其尸扬之,家属送京。”1662年,永历帝被吴三桂所部用弓弦勒死。

    遥想,当明朝最后一位皇帝朱由榔被勒死之后,大明王朝彻彻底底地画上了一个苍凉的句号,大清王朝粉墨登场。后来,曾随同朱由榔四处奔波流亡的净空和尚逃到了小江口之东的半边寺躲避灾难,半边寺成了净空和尚的避难所和传播佛教的净地。净空和尚圆寂之后,葬在半边寺的右边,守护着被风雨剥浊的半边寺。

    在云南,牛不远行,马走千里,骡马是云南人最早的运输工具。云南沟壑纵横、山高路远、曲径险峻,面对险恶而随时变化的环境,生死与共特殊的生存方式催生和形成了独特的云南马帮经济和马帮文化,半边寺也逐渐演变成了充满历史神秘色彩的茶马古道滇桂道上最为热闹繁忙的驿站。

    在半边寺的鼎盛时期,丘北县不少政府官员和文人墨客常在这里驻足。清代丘北知县付炳墀在《狝邱江边道中口占》中感叹:“捧檄南来怕问津,邮程金马桥荆榛。江流地底穿山腹,路入天中蔽日轮。窟暗青林时卧虎,村荒白昼不逢人。微臣未有涓埃报,那合衡茅寄此身。”描述出半边寺附近小江口段山道之崎岖险峻,这段曾繁盛一时的古道也是云南茶马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清代文人吴怀清在《邱北竹枝词——宿半边寺》中低吟:“萧寺钟沉夜寂寥,松风瑟瑟月轮高。征人小住禅窗下,愁绪三更入梦遥”,诗中勾勒出了半边寺的幽静和孤寂。

    半边寺见证了滇东南明清时期的兴衰成败和风云变幻,置身于峰岭叠嶂、满目苍翠、古朴沧桑的古刹,凝视荒烟蔓草间的蜿蜒古道和荆棘丛中的古石碑、石缸以及石头上的马蹄印,阅读着和半边寺有关的空灵记忆,数百年滚滚红尘如烟如梦。

    夕阳西下,蜿蜒古道上隐约传来清脆的马铃声和赶马哥穿越时空的歌谣,在山岭间久久回荡,惊醒了一段段尘封的历史。半边寺仿佛是一个孤傲而睿智的老者,镶嵌在红石岩间,执着地守护着这片土地饱经沧桑的过去。

    (管鹏  文/图)

    (编辑:刘梅 排版:尹颖 审核:梁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 免责声明:
  • 1、本站所发布信息均为非营利性新闻宣传,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本站不承担侵权责任。

    2、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须注明 "转自(或引自)文山新闻网" 字样。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站不承担责任。

    • 202942, 环境保护,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2.html, 2019-01-21 11:29:15, Array202939, 脱贫攻坚, http://www.wsnews.com.cn/p/202939.html, 2019-01-21 11:26:47, Array211429, 清廉文山, http://www.wsnews.com.cn/p/211429.html, 2019-07-26 10:49:21, Array202941, 民族团结,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1.html, 2019-01-21 11:28:41, Array202940, 精神文明, http://www.wsnews.com.cn/p/202940.html, 2019-01-21 11:27:33, Array
    • 《文山日报》
    • 州庆特刊
    • 七都晚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