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山州官方门户客户端

  • 文山日报微信公众号
  • 头条
  • 文字要闻
  • 文·网评
  • 专题频道
  • 掌上直播
  • 文山日报
  • 关闭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文山人必读 | 滇南抗战连载⑤ 拒敌于国门之外的“滇南抗战”

    发布时间:2020-10-26 14:47:39  

    第四章 文山防御(上)

    1940年冬至1941年春,国民革命军第九集团军及第54军所部陆续进驻文山地区,接替滇军第60军第184师防务并进入麻栗坡、马关、河口一线阵地。第九集团军总司令部及直属机构驻文山县城。

    第九集团军一进入文山地区,总司令关麟征将军就亲赴麻栗坡、马关前线视察有关军事防御情况,并走访了当地一些知名人士。这位一直被军界称为“儒将”的司令官,需要从文山当地的历史、人文、民俗、天文、地理等方面,来研究自己在滇南文山防御作战中排兵布阵的有效方法。

    关麟征

    关麟征生于1905年,殁于1980年,原名志道,字雨东,汉族,陕西鄠县(注:今陕西省鄠邑)人。1924年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任军校教导第1团排长,军校学生总队总队长、第四期入伍生团上尉连长、学生队队长等。后任宪兵团营长、补充团团长。1928年起至抗战结束后,历任国民党革命军团长、副师长、师长、军长、军团长、集团军总司令。1947年,任陆军军官学校校长。1949年,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

    中国战区参谋长兼中印缅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将军高度评价关麟征说:“关将军是一位真正的军人,他很会打仗。现在有他镇守滇越边境,我断定日军是不敢来犯的。”他还说:“将来举兵反攻河内、海防时,关麟征将军将是很理想的指挥官人选。”

    在国民党所有的高级将领中,能称得上名将的将军很少,而关麟征就是其中之一。他的作战方式很独特,讲究“稳、准、狠”三个字,经常把对手打得狼狈不堪、士气低落。关麟征为人虽然十分傲气,却是蒋介石手下最得意的一员大将。关麟征擅长带兵,经他带出来的部将,在当时都十分有名,如杜聿明、刘玉章、张耀明、覃异之等,在当时都是名震一方的将领。

    第九集团军战斗序列:总司令关麟征,副总司令缪培南,参谋长姚国俊。下辖国民革命军第52军、第54军、第8军,共3个军9个师。

    其他各军、师、团的情况如下:

    1941年1月,第九集团军第54军从广西天保、靖西和广东三水向滇东南富宁、文山、麻栗坡、马关移防,卫戍中越边境。军长陈烈,病故于富宁,后黄维继任,副军长唐俊德,参谋长叶佩高。军部先驻富宁县城,后移驻今文山市古木镇,辖第14师、第50师、第198师。第14师师长阙汉骞,副师长陈集辉,参谋长彭奇超,于1940年冬先进入云南,师部先驻于广南县城,1941年春节后移驻文山市平坝镇,部队驻防文山市平坝镇、马关县八寨镇及红河州河口县滇越铁路东段至蒙自市芷村一线,辖第40、41、42共3个步兵团。第50师师长杨文泉,副师长潘裕昆,参谋长刘金奎,师部驻于马关杨柳井(今文山市柳井乡),辖第148、149、150共3个步兵团。第148团驻马关,后移驻麻栗坡,第149团驻马关县坡脚镇,第150团驻马关县城。第198师师长郑挺锋,副师长文小山,参谋长刘楷宜,入滇后师部先驻广南县南屏镇,后移驻西畴县兴街镇,辖第592、593、594共3个步兵团。第592团驻麻栗坡接替第50师第148团防务;第593团驻麻栗坡龙沟;第594团驻西畴老街。

    第54军主力(两个师)配置于平远街、瓦厂沟、油房、老普寨、黑神庙、上平坝、板桥街、田边、八三老阱、落雀、牛龙山、新寨、菊花山、马店等地,一部(一个师)配置于新发寨、老卡、松毛山、南温河、图田、瓦厂、亮蛇、白石岩、牛耳山、新路坡、麻栗山、大坝、龙沟街、缘河街、董干至南利河等地。第一线各师各派一部兵力占领大南溪,茅草寨、新店汛、南拉、汪子寨、老卡汛、老凹山、小坝子、花郎、老尹山、牛马郎、金厂、杨家寨、田房、南松、新营盘、黄瓜坡、猛洞、新寨、响水湾、天宝、阔冲、上下月亮寨、河拿坝、攀枝花、达竽、那腊、茅山、八铳、铳温、马处寨、茅草坪、水源头等要点。

    滇南抗战文山、红河东西两线防御态势图

    富宁独立守备队,主力坚守木桢街、中央街、里大间地区;一部兵力占领田蓬、达策、小卡、坡门、大市田、邦弄等要点。游击第3支队配置于麻栗坡、攀枝花地区;游击第4支队配置于董干、田蓬地区。

    第52军驻广西田东附近整训待命,时缺第25师;荣誉第2师于文山整训待命;特务团负责警备集团军司令部;总部直属部队担任文山、砚山附近的对空警备;行营直属部队配置于昆明、泸西地区,协助地方部队担任后方的对空警戒,并策应各方的作战。

    驻防文山后,关麟征将军感到责任重大,他一方面在滇南文山各要处构筑坚固工事、阵地,另一方面加强部队训练,根据任务要求、地形特点,拟定作战计划。关麟征将军特别强调官兵在射击、拼刺、手榴弹投掷等基本战术方面的训练,在部队中不断进行检查、校阅、开展军事比武,并亲自主持战术讲习班,分批召集全军将校级军官受训。据史料载,关麟征将军现身说法,讲自己的战史、经验、心得,每天讲授两个小时,一共讲授了半月有余。除了一般的攻防知识外,还由各部队长官讲授作战经验、心得,对滇南防御作战进行研讨。第九集团军各军、师、团长,在每一期的学习中,也各用两小时的时间来讲授自己的战场经验。

    陈烈

    1940年10月下旬,第54军军长陈烈不幸于富宁拔牙受感染,蒋介石闻讯派出专机欲接其至重庆治疗,但专机未到陈烈便不幸身亡,年仅38岁。陈烈将军不幸去世的噩耗传出后,全军官兵失声痛哭,富宁民众也都哀伤不已;12月27日,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追赠陈烈中将军衔。按陈烈遗嘱,将他的遗体运至广西南岳络丝潭安葬;1941年3月30日,著名剧作家田汉到陈烈墓地吊唁,并题诗两首,刻于墓右的石壁上:“粤北曾传虎将名,秋风白马又南征。岂因烟瘴回锋锐,常为光明作斗争。清血奈何无药石?埋忠差幸有佳城。络丝日夜风雷走,犹作翁源杀敌声。”

    1942年底至1943年初,第8军奉命由湘入黔进行整训,由于驻越日军在中越边境一线增兵,中国战区最高统帅部又从贵州将其调驻滇南,在文山、马关、河口、屏边一带驻防,并归入第九集团军作战序列。军长何绍周,副军长李弥,后吴剑平继任,军部设于古木镇。辖荣誉第1师,师长汪波,驻文山市平坝镇底泥。该师辖两个团,刘启凡是一团的代理团长,后周蕃继任。另一个团的团长是陈桂亭,驻防马关县的杨柳井、大栗树两乡;第103师,师长熊绶春,驻防文山城附近;第82师,师长吴剑平,后王伯勋继任,先驻防砚山、广南一带,后调防马关。第8军沿马关县的都龙、桥头(今河口管辖)和河口县的中越边境一线布防,同时,与在麻栗坡、西畴、富宁中越边境一线布防的第54军互为钳形,共同防卫文山地区,与固守西线红河方向的第一集团军共同担负起滇南方向的防御作战任务。

    同时,另有第50军一部、陆军第70兵站医院进驻砚山,并在县城外围构筑防御工事。关麟征将军自此镇守滇南边关,在戍边卫国的战斗中,亲兼国民党军委会驻滇干部训练团教育长,对驻滇军事干部进行了抗日教育和军事训练,直至抗战胜利。

    到了1943年,第1、2路军下辖各部队被扩编为第18、19、20、21、22、23、24七个暂编师。其中第21、22、23三个师由龙云辖制,余归卢汉指挥。

    1942年,来自文山地区周边的国民党部队参观团到文山第九集团军驻防地参观学习。同年夏,全国基督教青年会军人服务部派李储文为主任,率领青年学生10余人到第一集团军暂编第22师驻地开展演剧、歌咏、时事报告等慰问、宣传活动。

    1942年底,驻守文山方向的第54军奉命调往滇西参加滇缅会战;1944年初,第8军也随之调走,进入保山地区。之后,由第52军陆续接防文山地区的马关、麻栗坡、富宁、西畴的原第54军、第8军所属防区。第52军军长张耀明,后赵公武继任,副军长梁恺,参谋长吴丽川,军部从广西田东移驻广南,后移驻文山,辖陆军第2、25、195共3个师。第2师师长赵公武,后刘玉璋继任,副师长郑明新,参谋长黄翰英,师部先驻防广南县八宝镇,后移驻西畴县兴街镇,辖第4、5、6共3个步兵团,轮流接替麻栗坡方向的防务。第25师师长张汉初,后姚国俊继任,副师长邓仕岗,参谋长刘仕懋,师部驻防文山附近,1943年调防广南,辖第73、74、75共3个步兵团。第195师师长覃异之,副师长钟祖荫,参谋长韩梅村,师部初驻防广南,后移驻西畴县兴街镇,辖第583、584、585共3个步兵团,轮流接替麻栗坡、马关、西畴方向防务,镇守滇南,控制滇越公路。第九集团军除直辖第9兵站分监部外,还直辖工兵第29营,营长刘鸿均,驻防马关以西;第35营,营长龚肃寰,驻防麻栗坡以南。滇黔绥靖公署拨归第九集团军总司令部指挥的第3游击支队,驻防麻栗坡田蓬(注:今富宁田蓬);第4游击支队驻防麻栗坡董干。

    1943年3月,第52军第195师少将副师长陈林达被选入遵义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1944年4月,陈林达毕业后回到文山,就任第52军第195师少将师长。

    1943年秋,全国基督教青年会军人服务部又应第182师师长杨炳磷的邀请,组织了一批青年学生到建水举办全师运动会,比赛活动中有军事大比武如泅渡、投弹、机枪步枪射击等项目,对优胜者颁奖,官兵们踊跃报名参加,盛况空前,士气高涨。这一年,第一集团军总部也派出巡回教育组巡回施教,大力提高部队战斗力,无论是城镇还是农村,墙壁上到处书写着醒目的标语:“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军事第一、胜利第一”“卧薪尝胆,奋发图强”“秣马厉兵,枕戈待旦”“驱逐倭寇,还我河山”等等……第一集团军各部队仿军屯做法,抽调部分官兵到蒙自草坝垦殖生产,以充军食。暂编第22师由输送营长吴雨春率领,全师抽调人员前往草坝垦殖生产,颇有收获。这时,部队又得到了美国援华武器装备的充实,阵地上士饱马腾,士兵们枕戈待旦,随时可以向敌人出击。

    关麟征将军在滇南驻防时,打破学历资历,提拔刘玉章为第2师师长,曾激起52军从未有过的一场大风波。第2师几个资格较老的将领,包括参谋长、副师长、团长一起请长假对抗,关麟征将军大笔一挥:准!后来的事实证明关麟征将军是正确的。一个精锐的部队,交给庸人领导,即成废物。关麟征将军提拔刘玉章当第2师师长,并无丝毫徇私,虽然刘玉章也是陕西人,但他们素无来往,关麟征只知道刘玉章在鲁南会战、瑞昌防守战中战功卓著。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未来的第52军军长即将从第2师中产生。抗战胜利后,刘玉章率领的第2师随第52军奔赴越南受降,后升任第52军军长。

    黄维

    1942年底,黄维军长离去、张耀明军长到任。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在人事方面大大增强了关麟微将军的威信。此后不久,关麟征将军拟把第54军变成为第二个自己的基本部队,随即再逐步变成自己可以确实掌控的部队。适值第54军第50师几个团长对师长郑挺峰不满,关麟征将军即利用此次机会,于1943年6月下旬,命令第52军第25师师长姚国俊与第54军第50师师长郑挺峰对调。命令下达后,姚国俊当即遵命接替第50师师长,但郑挺峰深深感到,第25师是关麟征将军的基本部队,自己人地两生,驾驭恐有困难,便托故不到职。

    国民党第52军素有“国军第六大主力”之称,是货真价实的黄埔嫡系中央军。这个军建立于1937年,以国民党第25师关麟征的基本部队为主力扩编,隶属第一战区,军长关麟征。抗战初期就参加了台儿庄战役、第一次长沙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战役。因其善于长途奔袭,第52军得绰号“千里驹”。在接受美援后,第52军成为了一支半机械化部队,全军除美式装备外,还混用部分国产武器。在全军三个师的部队中,仅有一个美式轻装步兵师的武器配备,师炮兵营配备有当时比较先进的美式75毫米山地榴弹炮、非美式制式的105毫米榴弹炮,而且,整个军仅有第2师有山炮营,共12门山炮。

    抗战老兵王祖钠,广东南海(注:今佛山市)人,他说,1944年,他在唐山交通大学二年级读书,当时被征召入伍,同年5月来到昆明,在译员训练班学习。训练班的老师都是西南联大的教授,如闻一多、马约翰、潘光旦等。之后,又到步兵训练营学习了两个星期,才被分配到驻文山的第52军军部美军联络组任职,当时军长是赵公武将军。此时的第52军正在中越边境一线跟驻越日军对峙。王祖钠后来被调到第52军第2师师部当翻译,当时师长是刘玉章。不久又调回文山第52军军部。王祖钠说,这期间,第52军运来了一批美国生产的反坦克炮,军部随即就成立了一个战炮营,在文山新平坝驻地,由美军进行训练,王祖钠则担任训练时的翻译。训练的内容是如何保养大炮、如何拆卸组装、如何实弹射击等等。几个月的训练结束后,他又被调回到第2师师部担任联络翻译,直到抗战胜利,跟随部队入越受降。 

    抗战胜利后,第52军由滇南文山赴越南北部接受日军投降。这支部队在解放战争中被人民解放军重创,后逃至江南整补。1949年,该军撤退到舟山一线,接着,又奉蒋介石命令撤退到澎湖,后退至台湾。

    有史料记载,滇南抗战时,第九集团军关麟征部进入滇南文山后,动用三个军的队伍,与日军对峙5年,没打过一场大仗、硬仗。有推测,这支队伍进入云南,其实就是对龙云的监视。对于这个问题,笔者认为,作出此推测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第九集团军驻防文山,从蒋介石内心出发,关键还是镇守、防御,如果滇南失陷意味着什么?那将是对中国整个抗日大后方的葬送,这个结果远远大于蒋、龙之间的矛盾,远远大于国民党中央与云南地方政府的矛盾。只不过蒋介石顺水推了一下舟,让第九集团军既来滇南抗战又充当了“卧底”的角色,龙云虽然心知肚明,但是也无法破解这个现实,毕竟在整个中华民族的敌人——日本侵略者面前,抗日是首要选择。所以,直到抗战胜利,才有了滇军被蒋介石趁机调出云南,五华山被蒋军围攻,关麟征做了云南警备总司令,滇境无兵,龙云被逼下野的事实。

    (未完待续 本文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林浪平)

    (编辑:曾炜 排版:龙俊贤 审核:梁丹

    相关阅读: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 版权声明:
  • 1、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 "来源:文山新闻网" 的所有文字、图片、页面的版式、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文山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2、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须注明 "转自(或引自)文山新闻网" 字样,并标明本网网址 www.wsnews.com.cn。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4、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 《文山日报》
    • 州庆特刊
    • 七都晚刊